东风烈第五节 又入歹人手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五节 又入歹人手

小说:东风烈 作者:阳排山人 更新时间:2019-04-19 00:49 字数:2072

  三人走走停停,一路乞讨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二十几天。

  时值八月份,天气炎热异常,三人已经通过了武昌军的地盘,此刻正朝着南楚疆界的岗哨处走过来。

  这是一个临渊的小路,范时运边走边看,不禁一阵阵眩晕,只见小路所处地形甚是惊险,右侧是抬头看不见顶的茫茫高山,左侧下方则是湍流不息的长江支流,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境。

  范时运三人转过了一道小弯,他隐隐的看见前方路面是黑压压地坐着躺着的一堆人,范时运连忙上前打听情况,才知道这是先前出发的众多乞丐,此刻众人都被拦在了南唐边境上。

  一阵交谈之后才知道,原来是黔南溪州刺史彭士愁率领奖州、锦州蛮族几万余人发动兵变,焚掠镇戍之所。此刻南楚国唯恐有外部实力乘机作乱,便将边境线封闭,所有人不得入。

  “这下可好了?咱们都去不了大理了,大鸡腿,大块肉也没得吃了!”周围不断有人抱怨道。

  听到这些言语,这下可急坏了燕洋,如果不能去大理,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拜师学艺呢?他急忙问道:“范叔,还有其他的道路吗?我们能不能绕过去?”

  “孩子,这崇山峻岭的,这里是唯一的通道!没有第二条路了?”范时运也皱着眉头道。

 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阵阵骚乱,紧接着听见有人大声哭喊。

  “你们快走,再不走,当心我将你们当做匪患斩杀?”南楚一个士兵头领道。

  “军爷,行行好!就放我们过去吧?我们要去大理国!我们是一帮乞丐啊?”距离头领最近的乞丐道。

  只听见‘啪’的一声,说话的那个可怜的乞丐被狠狠的抽了一马鞭,当场鲜血横流。

  “你怎么能打人?大家一起上,冲过去!”有人在人群中呼喊道。

  这帮乞丐一路上乞讨,只为了能去大理参加‘叫花子’节,如今却被拦在边境数十天,心中如何能够答应,此刻见同伴又被打,更加愤怒不已,纷纷嚷嚷道。

  人群彻底乱了,都纷纷站起来就要往岗哨里面冲。此刻忽听牛角声大起,从南楚国方向冲过来几十个的骑兵,对着人群就是一阵抽打猛砍。

  这些都是平凡的血肉之躯,平日里吃不饱,穿不暖,如何能够抵挡大兵的武器,纷纷倒地哀嚎。

  此刻范时运见状况不对,就紧紧抓住两个孩子的手往回跑。慌乱的人群也纷纷调转头来,各自逃窜躲避。范时运刚开始还能紧紧地拽着两个孩子的手,随着人员的剧烈回流,自己也被人推翻,等范时运从地上爬起来时,身边哪里还有燕洋和卢一的影子。

  背后南楚骑兵又是急急地猛冲过来,范时运也是第一次见到真刀实枪,当下吓得不轻,此刻也顾不得两个孩子,拼命地朝着南唐国境返回。

  一头老毛驴正无精打采的沿着资江往南行走,一路上“啊昂啊昂”地叫唤个不停。毛驴上坐着一个道士,这人身穿一身破旧的衣服,五颜六色却又是脏乱不堪。但见这道士却是一张瘦削的脸,一双眼睛却好似鹰目一般打量着自己周围的一切,让人不敢与其对视。

  “呔!”那人双腿夹住了驴子,随后又翻身下地,将缰绳系在了水边的小树上。

  “畜生,去喝水吧!”他猛地拍了拍驴屁股,随后自己哼着小曲往上游的水洼走过去。

  那人弯下腰来,招水洗了一把脸,又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了一个大饼,躺在江边的斜坡上翘着二郎腿,边吃边晃头打量着对岸。

  忽然间他直直地蹦了起来,急速地朝着往上游的一处狭窄处跑了过去。

  这狭窄处的水域中却斜插这一根粗大的树干,树干上有很多的分支,在靠近水中心的分支处一个人正仰着头随着水波晃晃荡荡。

  道士连忙扑到水里,不一会儿就游到了树干的位置。来到分支处,他才发现原来居然是个少年。他一手抓住树枝,另一只手将伸向此人的鼻孔处。

  “还有救!正好我缺这个东西!”道士哈哈大笑,将少年放上肩膀,又游到了毛驴的位置处。道士又将少年翻过身来,猛地对着他的胸前大力锤击,好大一会,这少年才苏醒过来,急急地吐出几大口水。

  道士见少年无恙,又将他盘腿坐在地上,对着他的后背细细运功。

  这少年苍白的脸逐渐变得有些气色,慢慢的也睁开了眼,开始朝着周围的环境打量着。

  “算你小子命大,今后你就是我的了!”道士开口道。

  少年急忙转过头道:“范叔,我们在哪里?”忽然他又大声哭喊道:“你不是范叔,你是谁?”原来这少年看见此人生的是凶神恶煞,由于恶鬼一般,当下感到非常害怕,边哭边喊道。

  道士一个箭步,将少年拧了起来,往他嘴里扔了一个红色的药丸,随后又将少年丢在地上,自己则躺在地上啃着自己的干粮。

  少年顿感五内俱焚,浑身恰似千万只蚂蚁在啃食自己一般,忍不住在地上翻滚嚎叫,好不凄惨。

  道士又逼他吃了另一颗药,片刻之后,少年才稳定下来,笑嘻嘻地对他说:“你这娃娃,好歹是我救了你的性命,道谢也不曾说一声,就要离开?你父母是如何教你的?”

  “我不用你管,你这个恶人!救命啊!救命啊!”燕洋大声呼喊道。

  “小子,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喊不来一个人,我告诉你,今后你就是我的财产,我到哪里你就要到哪里,走吧!回去做我的试验品!哈哈!”道士说完后,将少年拧了起来,搭在了毛驴身上。

  “你放开我,快放手,恶人!”少年扭动着身子道。

  “信不信老子再逼你吃药?”道士恶狠狠地道。

  只因刚才那颗药丸实在是可怕至极,少年这才不敢动弹,乖乖地趴在毛驴身上一动不动,任由道士带着他东奔西走。

  这少年他就是燕洋,那日在南楚疆界,范时运被人群推搡,一不小心,燕洋从小路上直接坠落到了江中,昏迷后才随着水流飘飘荡荡来到了资江。

打击盗版,支持正版,请到逐浪网 www.omise24.com 阅读最新内容。打击盗版,支持正版,请到逐浪网 www.omise24.com 阅读最新内容。 当前用户ID : , 当前用户名 :

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
loading

loading

东风烈

最新 全部 0

我要评论